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江河縱橫 正文

水污染防治“邊邊角角”應重視

作者:孫琳君 陳月飛 文章來源:新華網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24日

23日,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邢春寧主持召開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列席代表座談會。會上,今年省人大常委會監督工作重中之重——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引起熱議。有的本人就是河長,有的從事環保工作,有的對水污染防治有深入調研,五級人大代表結合自身實際對守護碧水清流提出不少建議。

水污染防治“邊邊角角”應重視

今年4月至5月,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在全省組織開展力度空前的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還將聽取和審議執法檢查情況的報告,并將就此開展專題詢問。“對打好大氣污染、水污染防治等攻堅戰,省人大常委會在立法保障、加強監督等方方面面都做了很多工作,我們也感到很多變化,比如南京空氣達標天數達到200多天,我身邊的金川河等河流也從墨綠轉為淺綠,成績值得點贊。”省人大代表、南京公路客運站務有限公司女工主任陳炯說。

與會人大代表對水污染防治進展既有肯定,也有補短板的建議。全國人大代表、無錫產業發展集團威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汽車零部件事業部工程部經理趙偉參加了今年在無錫的執法檢查。她說,當前水污染防治重視城市、重視企業,農村受關注不夠,“我所在無錫的太湖近年來水質有很大改善,但太湖流域農村水污染防治還有一定難度,要加強這方面的源頭治理。”

“甚至農村要更加重視。”省人大代表、省律協常務理事、南通市律協副會長周軍認為,群眾對城市水污染通常反映及時,農村卻是薄弱環節,特別是蝦蟹養殖、畜禽養殖等帶來的潛在污染不可忽視。農業面源污染問題,全國人大代表秦光蔚也有關注。作為鹽城市耕地質量保護站站長,她注意到當地城市黑臭水體整治有了五年規劃,但農村水污染防治尚未深入“神經末梢”。“公路兩側可能很到位,但深距離的鄉村小溝小河就難說了。”她認為,當前水污染防治到了攻堅階段,農業面源污染防控需進一步加強,在技術研發、財政投入、執法力度上應予更多傾斜。

水污染防治“邊邊角角”都應關注。每天上班很早的陳炯常常遇到垃圾清運,她發現干濕不分導致垃圾產生的污水直排城市雨水管道,應予以重視。省人大代表、盱眙縣環衛管理處環衛工人周勤也關注到垃圾污染水體,“我在淮河邊長大,淮河是黃金水道,往來船舶垃圾怎么處理、污水怎么排放,恐怕就是有河長也很難管理。”

實現“河長治”,需為河長添助力

正如周勤所言,河長制雖然是防治水污染有效的制度設計,但也有“管不到”“難管理”的部分。代表們對河長制落實中存在的實際問題提出了意見建議。

陳斌是江蘇省5萬余名河長之一,他認為河長當前責任很重,卻權責不對等。“水污染根在岸上,你叫一個村長把河面弄弄清潔是可以的,但是根源可能是個綜合性問題,所有的東西都交給河長,河長管不了這么多。”省人大代表、江蘇省南京環境監測中心臨時主要負責人王合生觀察到,實踐中由主要領導擔綱的“大河長”,治理效果非常好,但基層干部出任的“小河長”往往責任就難以落實。

如何增加河長可用資源?如皋市吳窯鎮人大主席周永剛認為,跨行政區域的河流應由更高一級行政區的領導出任河長,以更好統籌協調解決上下游、左右岸分屬不同行政區域派生的問題。省人大代表、淮安技師學院黨委書記江澤清進一步提出,江蘇境內許多河流都是下游段,應實現流域全面聯動,“僅僅局限我們江蘇范圍內可能還不夠,要跟其他省份聯動。”

基層河長可用資源不夠,治理手段就不足。作為村級河長,省人大代表、南通市港閘區唐閘街道高店社區黨總支書記秦菊香感到,整治居民和餐飲店鋪污水亂排放,基層缺乏抓手,河長也缺技術,“只能簡單看看排口是不是在排污,或者排的是清水還是污水。”她建議,防治責任不能全部壓在基層,要加強專家指導、專業人才培養及資金投入。

如皋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會委員王桂蘭對河長制有廣泛調研。她注意到,對河長的考核評價機制有缺位,“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對履職好的河長進行表彰,更沒有看到對履職不到位的河長進行批評。”她說,一些河長對河流基本情況、有哪些污染源都心中無數,要避免河長成為“虛職”,應建立清單管理機制,完善對河長和責任部門的激勵和懲戒制度,對失職瀆職的要嚴格處理。

地方綜合性立法需加快

當前,江蘇省關于水污染防治的法律法規已經較為健全,先后出臺了六部地方法規和兩個決議,但尚無一部專門的綜合性地方法規。省人大代表、南通市通州區人大常委會主任陳斌就此提出,應有效整合這些法規、決議,形成完整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水污染防治法體系,與國家水污染防治法“無縫對接”。

不少與會代表也提出,應加快江蘇省水污染防治綜合性地方法規立法進程。“江蘇目前還沒有一個完整的與水污染防治法配套的、適合于江蘇地區經濟社會特點、根據我們水源保護情況的法規。”周軍建議,省人大常委會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適時將其列入立法計劃。“一套跟江蘇情況相適應的地方法規,有利于更好地執法,更好地解決水污染防治中一些責任問題。”

審慎的立法尚需一定時間,抓好現有法律法規執行也很重要。周軍注意到,江蘇省圍繞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進行了一系列公益訴訟,“這個手段還是很好的,但就現在情況看,可能更重民事方面的賠償,輕行政方面的問責。”他希望省人大常委會關注是否應加大對行政領導干部的問責力度。

淮安市人大代表、淮安區人社局主任科員卞書樵說,圍繞水污染防治上級部門下了很大決心、采取眾多措施,經常有檢查督察,雖然環境改善有目共睹,但工作仍然任重道遠,“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基層的主觀能動性還沒有充分調動,離主動的自覺的整改還有距離。”他建議,省人大督促相關部門進一步完善考核標準和辦法,以科學的監督方法將這項關系民生的實事、好事真正落實好、抓到位。

責任編輯:劉瑋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5分快3官网开奖结果